街头援助

街头

(我就是江湖中流传甚广的标题党之鱼?写廖廖俩字,恰似某旅游胜地留下的“到此一游”。不过,这标题只可当事人意会不可他人言传。在此,补记:)

在街头上看见求助的人,衣冠不整的,屈身低头,跪于路边,脚旁放一器物,等待路人大发慈悲扔下几枚小钱。在学生时,我只见过面容愁苦的老人或行动不便的人行讨。出来工作了,发现看似身强力壮的四肢健全的中年人也会在公共场所乞讨。现在深圳街头,还可以见到学生模样的人跪在街头的人行道上求助,用粉笔在地上写明:因见网友,身上钱不够,求助二十元元,坐车回家。

看来,有很多人会碰到自己无助的时候,然后跪地求告:您就帮帮我吧!我太需要您的援助了!您别走!别丢下我!

人无助的时候,很多。能给你解困的人却不多。最急切最无奈的无助是,没钱!就俩个硬币,就几张纸钞,集起来,就够助我一臂之力,解我燃眉之痛!求!请求!!恳求!!!跪求!!!磕求!!!!去有人的地方,去人多的地方!善良的人啊,请救救我吧……

在天河城北门广场,碰到一对壮年夫妇带一学龄儿童蹲在一起,妈妈不好意思面对过路观众侧着身,小孩脸上有一副不大情愿的表情,爸爸的姿势倒有点期待,他蹲在粉笔字头上:因钱包丢失,求车费钱?元回家。是几十元,忘了。猜大概是要坐长途车才能到家吧。我不问,不支持,围观,走开。让“亲爱的爸爸”再想想好一点的办法吧!我很好奇这个求助的人,没有别的办法了?

在新城区的主马路边上,有两个穿着潮流的年青人,各背一大旅行包,有墨镜有手杖有露营席,像是旅游在外的人。他们身边的花坛沿上有一纸牌放着:“钱包丢失  求助 ”。没提钱字。我看了一会人,看了一下他们的装备,很想知道他们可不可以:拿个身上的“配件”折价就够换回部分路程的车费?电话费?为什么不呢?我没问,不赞赏,赶车,撤离。

老人说在家千日好,出门一日难。常人道在家靠父母,在外靠朋友。一时之难,就难到壮汉子?还是难倒不想行路的脚、不想动脑的壳?一个号码,一个电话,小笔话费,小的话亭,就在附近饿。

我在外也遇到过一次窘迫的事。去面试,的士车开错了地方,他开到B点,我要去A点,同样的单位名称,一个是市级的,一个是国家级的。下车付了钱才发现地方不对,再换车!一翻包,不够现钞!再翻,没有银行卡!再翻,翻不出什么奇迹来了。就一张现钞,伍毛钱纸币,理所当然成了我的救命草!我是那么信心满满的招手打的,幻想着怕时间不够我找门牌号、才异想天开打车、提早去踩点,是想当然地以为有钱包撑腰,有银行卡作后盾。此时,才明白自己是个穷光蛋,很凄惨的停顿在人来人往的街头,无钱可归了。值点钱的就是手机了。但它不是钞票,此刻手机也不值钱了。恰巧哥那天出差,要下午才回来。当时他就是那个城市里我唯一认识的人。怎么办呢?我在附近转来转去。手上的这根救命草还不够长,坐最最经济适用的公交车,也还差伍毛钱。就伍毛钱,去哪找,找谁呢?发现这附近有一处宽敞的街道,有居民从里面走出,有电话亭,在卖报卖杂志。我抬头看见有老奶奶走过来,就低眉顺眼地望着她,小声说,我只有伍毛钱,能跟您借伍毛钱吗?我要坐公车……话未完,慈祥的老奶奶身子直往后退也不说话,我愣住了,我吓着她了?唉,是我的错!我放弃再找,寻个有财气的。去找电话亭老板试试。我直接跟那大姐说:“我想借伍毛钱!我的路费不够,我本来是要去面试的,出来没带够钱。”好心的姐姐,没说话,听我放完连珠炮,拿了伍毛钱递给我。和我手上的一样,也是纸币。“谢谢!我下次再过来还你!您姓什么?”“姓王。”她说话了。

后来,我坐了两个伍毛钱的车到了哥哥公司楼下,发短信告诉他,我们一起回家。

街头借钱的事,没告诉他,不敢说,怕挨骂。之前,他跟我说过,出门,备伍块钱在钱包里可以回到家。现在才记住,不是偶尔备,是常备。

不知道他,是否,也有这种经历。